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 A+
所属分类:人物

日本,人们通常会把60年作为一个生命轮回的周期。这就意味着60岁的时候,你应该去庆祝自己的重生,因为那时你将会以婴儿的身份重新来到这个世界。而现年62岁的日本摄影师Mikio Hasui,在两年前就已经重启了自己新的人生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Mikio Hasui冲的一手好咖啡,屋内柔和的爵士乐从两个1960年生产的Altec Lansing复古音箱中渗出,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在诉说着今年东京的第一个雨季才刚刚开始。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两段婚姻、三个孩子、以及60岁之后全新开启的生活状态就是他现在的身份。不知各位是否有想过60岁之后将会做出哪些改变?对于Mikio Hasui来说,他想去纽约继续拓展自己的摄影艺术,然后在餐厅吃着蟹味三明治,直到有一天可以用熟练的英文为自己点一份午餐。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你如何向不熟悉你的人介绍自己?

首先我会告诉他们我是个摄影师,虽然我从来没有学过相关专业,都是自学成才。但这么多年以来,摄影已经成为我用来交流的第二种语言。同时我还是一名导演、艺术家、设计师。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长大之后做什么?

这个还真没有,我也不想成为任何人,因为我不是很喜欢学校。还记得小时候,妈妈告诉我只要成绩能达到C就奖励我吃大餐,因为我平时只能达到D或者E。初中的最后一年,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告诉我别在继续上学了,应该毕业后直接找份工作。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望,我觉得怎么着都应该把高中上完。但因为成绩太差,所以没有任何一所学校愿意接收我,除了明治学院,但这是我最不想去的学校,因为它在当时实在太差了,最终我还是在那里完成了高中学业。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你是一直住在东京吗?

大部分时间在东京,我小时候在大阪长大,从四岁一直待到高中毕业,从那之后我就一直生活在东京。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那从什么时候搬到现在这个工作室的?

大概2000年左右,我母亲住在二楼,一楼则被我当成了工作室,并设置了可冲洗照片的暗房。我在藤泽市之前也有一套房子,当时和妻子女儿住在那里,离婚之后,我就把那套房子卖掉。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你现在的家是专门设计的吗?

对的,我专门找了一家建筑公司,让他们帮我设计了这栋房子。圆形的屋顶可以有效的避免雷电等自然灾害,而较大的内部空间则提供了良好的声响系统。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你是骨灰级音乐发烧友吗?

我曾经一度想成为爵士音乐家,为此还专门学习了萨克斯的演奏,不过这都是40年前的事了。我也一直梦想着拥有自己的音频设备,直到50多岁的时候,终于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梦想之家了。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多年来你一直在坚持写着博客,所以你喜欢用书面语言表达自己吗?

文字其实是一个非常难的东西,所以我不算是一个好的作家。每当我写作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自己的思想越来越贫乏。就像一张照片,我认为它很漂亮,其他10个人中有8个人也这样认为,但是还有两个人认为它很悲伤。如果用语言来说,漂亮就是漂亮,没有人会把漂亮解释成为悲伤。但摄影可以,文字却很难去描述。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如果去做一些商业摄影,哪些部分是你不能妥协的?

首先我会去思考这是否是我想做的,如果连这一点都没有达到,那么我会拒绝掉这份工作。当然有些人会把商业作品和他们个人的艺术分开,但我做不到。因为只有感兴趣,你才会考虑的更加全面,才能更好的完成这份工作。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这个听起来难度还是蛮大的,你觉得自己是否擅长把控这个过程?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他可以将自己的所有精力放在一个点上去突破。但如果去从事商业艺术创作的时候,每当你带来一些新的东西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其他的反馈。比如曾经有人和我一起工作,他会这样问我:您可以让这个在亮一点吗?我觉得另外一个地方也需要调整。放在以前我会生气的说到:你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但是现在,我会学着去接受不同的观点,我会告诉他们:如果我们让这个地方在调亮一些,那么会失去更多的元素。在这个过程中,我渐渐学会了理解别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在创作的时候,你喜欢拍人像,还是更偏向于自然?

两者都喜欢。我拍摄自然的原因是,每当我们走进森林的时候,清新的空气和满眼的绿色会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爬到山顶看到日落的时候,多少都会有点感动,这就是大自然。但为什么我们总是被同样的事物所感动呢?我觉得可能在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包含着热爱自然和保护自然的DNA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我过去非常反感去拍日落,因为市场上每一张日落的照片拍的都跟明信片没啥区别。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得跟随人类的本能,并学着去拍摄日落,尝试用不同的画面、角度、色调去记录,用不同的眼光去欣赏它,我觉得在这其中我感受到了很多的不同。

恋爱、结婚、生子、看着孩子们成长,这个过程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

我的孩子,我逝去的婚姻,所有的这一切都影响了我的工作。当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我的工作已经结束,我会在他们面前表达出更多的情感,当时如果没有他们的陪伴,我觉得自己会更加孤单。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你的孩子有没有从事艺术相关的工作?

我的儿子Motohiko Hasui现在是一名时尚摄影师,他在日本做的很好。在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他告诉我:爸爸,我想成为一名摄影师。我问他,那么你想怎么做,他说自己想在日本的大学学习摄影相关的课程。我告诉他:不,去国外学习吧。所以他后来去了伦敦大学学习摄影。现在回到东京已经八年了,并娶了个非常有才华的服装设计师做妻子。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所以你愿意让孩子花时间在国外学习吗?

这是肯定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自己的英语能力有限,限制了我的世界,所以我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下去,无论如何也会送他们去国外读书。起初我的妻子还有点犹豫,但我说服了她,并且从未后悔过!看到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他们自己想要的样子,我还是蛮高兴的。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日本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国家,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毕竟只是一个小国,所以我认为,在他们这一代人中,应该尝试着去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公民。你花在日本以外的时间越多,你就越能够欣赏你内心中积累的日本民族气息,这样不是很好吗?我觉得一直生活在日本的日本人从来都没有充分的意识到日本是有多么伟大。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你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我想将自己的作品带到纽约,同时我也正在申请艺术家签证。我理想中的生活状况是在东京和纽约之间往返。如果我去纽约,我将会被迫使用到英语,所以这段时间我也在努力学习英文,在各种场合中尽量多去使用英文,如果有一天到了纽约,也许会进步的更快。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60岁的时候我重启了自己的人生按钮,决定去做这些事情,你很难用语言去表达这种感觉,简单来说就是把生活从原来的单色变成了彩色。我觉得自己可以往更深层次的艺术领域去进行探索,摆脱传统摄影,往抽象风格发展。

朝着抽象的摄影风格转变之后,是不是有了不一样的发现?

我的基本准则就是远离暴力、性、歧视这些主题。与其表达暴力不如通过创作诉说更多反暴力的话题,从而让创作转变成为一件积极的事情,而不是一味的用色情或者变态去吸引眼球。我鄙视一切种族歧视者,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表达方式,其实也可以很好的去体现这一思想。还有我以前为自己严格制定的规章制度也在开始发生改变。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是什么事情影响你对自己之前制定的一些规则进行改变?

我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一些事情。毕竟经历过那么多,而现在开始渐渐意识到自己终有一天将会离开,死亡这一巨大的现实不得不促使我去打破之前的规则。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所以这些就是你60岁重启生活之后学到的东西吗?

在这几年中,我有好几个朋友去世了,但我还活着。每当你打开电视的时候,总会看到新闻上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杀,无辜的孩子们被卷入战争,这些都很令人痛心。我们每个人都有所谓的生活,但只是因为时间、地点、情境的不同,生活却产生了如此大的差距。每当思考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无限的悲伤。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我出生在日本,并且在这里长大,现在还拥有着自己理想中的家。这让我意识到两个问题:一,我得时刻充满感激,不要认为自己现在生活的就是理所应当,过于想当然。二,我该如何与那些还在饱受饥寒的人们分享自己现有的幸福和财富,我非常想找到答案。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有没有新的作品为大家分享?

我的一个新系列《雾》。整个画面都是白色,以雾为主,其中有零星的风景点缀。当我去拍摄这些照片的时候,刚好是雾天,我在想今天估计拍摄不了了,因为什么都看不见,等到雾气消散之后,我才看到远处的山峦和五彩的秋色。当时我就想,如果没有这些雾气,只有对面的那些山丘拍摄会不会变得非常无聊。所以雾将美丽隐藏了起来,它会慢慢带你探索更多的风景。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我觉得这本身就是对生活的一种比喻,我们生活在云雾之中。即使面对前方,也还是不确定身在何方。就像我不属于任何公司,也不为公司工作,但每天依然过的非常充实。有时候我也在想,这样真的可以吗?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也许大家都会去思考这个问题,想知道前方到底是什么。工作、婚姻、家庭,这些每个人都得去面对。当你身处迷雾之中,也许找不到方向会让你变得迷茫。但当浓雾消散,渐渐看清楚一切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更美的风景。不过有一点你得坚信,其实风景一直都停留在那里,只是你暂时没有发现罢了!

这位日本摄影师在经历两段婚姻后 在60岁重启人生 为自己而活

Mikio Hasui 

来源官网:www。mikiohasui。com

原文来源:Freunde Von Freunden

文字:Shinji Minegishi

编译:秦泽华

图片摄影:Akiko Kurematsu

已有 0 条评论